開創稻蛙養殖新天地—— 記涴市鎮鑫滿堂生態養殖有限公司董事長孫武

時間:2017-06-26 04:45來源:湖北省個體私營經濟網作者: 盧鳴翼 湯紅
字號:

 稻浪。

 蛙鳴。

 泥鰍躍。

 風和日麗,廣袤的江漢平原復地,一位魁梧的江南漢子行走在銀色的塑料圍欄間。他時而彎腰凝視坐如虎踞的青蛙,觀其行,探其食,聽其聲;時而蹲下鞠一捧泥土,觀其色,嗅其味,捻其疏松;瞧這做作派,儼然一位土壤研究學者亦或動物飼養專家。對!他真是水生動物飼養、土壤改良方面的行家。錯!他是地地道道的農民,涴市鎮有名的青蛙、泥鰍養殖大戶、有機水稻種植先行者、松滋市鑫滿塘生態養殖有限公司董事長——孫武。

隨改革而生,只身入川闖世界

1979年春天,共和國剛剛邁出改革開放的步伐,處在變革中的國人,興奮者、彷徨者皆有之。繁衍中華文明的滾滾長江,顯得格外歡騰,地處長江中游的松滋市涴市鎮,有一戶姓孫的人家里傳來幾聲嬰兒哭啼。一個男嬰來到這個日新月異的世界,這家主人希望這個新生命能成為一個陽剛勇猛的男子漢,支撐一家人平安生活。

孫武肩上承載著父輩的殷切愿望,1997年,高中畢業后,他向父母提出一個大膽構想。他對父母說,四川歷來就有川府之國的美稱,成都平原農副產品豐富,但是,這里的交通不發達,農產品的價格低廉,只要想辦法把那里的優質農產品運出來,一定有利可圖。孫武的大膽設想,很快就得到父母的認同。1998年,他的父母籌集5萬元資金交給他,支持他只身入川闖世界。

他首站落腳重慶市,在這里結識幾個做糧油生意的老板,與他們一同做起了糧油販運生意。他將四川的優質糧油運送到大江南北,幾年下來,孫武靠著“誠、義”二字,生意做得有聲有色,他初入川的五萬元本經,已將開始魔術般地增長。

孫武在川、渝的農貿市場已經小有名氣,2001年,當他押送一船大米,泊在荊州港等待卸貨時,認識一位同行老板,幾天的交往,彼此成了好朋友,決定合伙做大豆生意。孫武負責從四川調貨,這位同行負責銷售。此單生意的預算利潤相當可觀。正當孫武沉侵在賺大錢的美夢中時,合伙人給他結算的資金到賬了,價格遠遠低于了當初的約定。這單覆水難收的虧本生意,讓孫武的資本元氣大傷。敗走麥城之后孫武,開始審慎思索,決定放棄大宗批發生意,轉向小而靈活的轉手生意,放棄在巴蜀戀戰,回到家鄉,開辟農副產品收購新天地。

回到家鄉的孫武,有了在外闖蕩的經驗,加上家鄉人脈熟悉,他的糧油商貿公司,同樣做得風生水起。2009年就已經完成了原始資本積累,成為松滋南部地區小有名氣的農副產品貿易老板。

情系故土,改造荒湖成金湖

做農副產品貿易的孫武,幾乎每天都從涴市鎮的百家湖畔走過,看到一大片低洼水漬,雜草遍野的荒湖,心中有種說不出的痛。他心里尋思著,要是將這里合理開發,發展特種水產養殖讓荒湖變金湖指日可待。

2013年,他主動聯系當地村委會,準備投資100萬租賃這片荒湖開啟特色種養殖項目,創立松滋市鑫滿塘生態養殖有限公司。孫武的這一舉動成為當地一大新聞,人們認為孫武是腦子進了水。我們暫且不用燕雀安知鴻鵠之志來說。在孫武眼里這片荒湖就是一片金湖。因為在他早有發展“稻、鰍、蛙”立體生態種養計劃。

百家湖是被孫武租賃下來了,要想把荒湖蛻變成金湖,是需要有愚公之志,精衛之恒。孫武多方聘請水利行家為其設計荒湖水系,形成內澇能排,外洪能擋,干旱能灌的合理化水系。百家湖經孫武這么一擺布,低洼成魚塘,排灌方便就建成稻、鰍、蛙生態養殖基地。整治百家湖,孫武在這片區域的泥里水里打拼200多天,建成了田成方,道路硬化,水系暢通現代化生態養殖基地。

知難而進,攻克育種難題

基礎設施構筑就緒,孫武馬不停蹄地上華中農大、跑長江大學與兩校生命科學系教授交流溝通,聘請知名教授擔任鑫滿塘生態養殖有限公司的技術顧問。鑫滿塘生態養殖有限公司還與中國水產科學院長江研究所結成“青蛙、水樣無公害檢測”技術服務單位。有了這些大學、科研機構作技術后盾,孫武躊躇滿志,暗自鼓勁,一定要將這片荒湖變成種銀生金的聚寶盆。

正當孫武信心滿懷將蝌蚪培育成青蛙時,這些青蛙野性難改,對于孫武購進的有機食料,不聞不問,依然只對活體蚊蟲感興趣。這些調皮的蛙蛙,好像集體絕食一樣,飼料投進去是什么樣,無論過多長時間還是原封未動。一只只青蛙餓得呱呱直叫,體型瘦小。經過專家建議,對于這些野性尚存的青蛙,只能通過人工投放活飼料來飼養。

面對這些野性難改的青蛙,孫武只得加大人工飼養蚯蚓,黃粉蟲的投入,慢慢來養活它們。夏天是青蛙覓食旺季,靠人工飼養鮮活飼料已經供不應求。孫武為了增加飼料的產量,越是溫度高,他越是要到飼料基地灌水保濕,保持蚯蚓、黃粉蟲適宜的生長環境。一個夏天,孫武的臉曬黑了,面頰、手臂上不知脫過幾層皮。即便孫武有三頭六臂,也難以保證幾千萬只青蛙的飼料,因此,他養的青蛙也就枯瘦如柴。披星戴月一年下來,不但沒有利潤反而虧損上百萬元。

理想是豐滿的,現實是骨感的。孫武面對殘酷現實沒有退縮,而是思考改良青蛙品種,他把華中農大生命科學系的教授請到現場指導。在現場建立優良品種研發基地,動物育種專家們通過多次試驗,不怕失敗,每天監測育種水溫,化驗育種水質,探討育種水深,經過繁雜的實驗,正如居里夫人從幾十噸的煤渣中發現放射性元素釙和鐳一樣。2015年春,第一批適合人工養殖的青蛙品種成功培育出來。這一成功,徹底改寫了孫武創業歷史。

適合人工養殖的青蛙品種,從蝌蚪開始就習慣食用人工投放的膨化飼料。優質的青蛙品種通過人工飼養,每畝產量可達到1700多公斤。有了這項育種技術,孫武承包的百家湖荒湖真的成為人們向往的金湖。致富之后的孫武不吝帶動周邊鄉親加盟到青蛙養殖的行列。如今,百家湖一帶由50多戶加盟鑫滿塘生態養殖行列,每年為加盟農戶至少增收10萬元。

調整奔跑姿勢,開啟品牌創建之路

百家湖周邊的農戶看到孫武的鑫滿塘生態養殖有限公司,一天天壯大起來,每到秋高氣爽之時,百家湖金色稻浪翻滾,蛙聲一片,特別是從全國各地慕名前來調運青蛙、泥鰍的車輛往來不絕,好不熱鬧。面對此情此景,孫武沒有滿足,他要走精品之路。

孫武以他敏銳的市場洞察力,發現人工養殖青蛙這一技術已經成熟,并且正在全國南方地區普及,未來幾年人工養殖青蛙的數量將有大幅度提升,市場價格將會出現回落。為了應對市場過熱,孫武已經開始減少人工養殖青蛙的數量;開始還原青蛙捕捉莊稼害蟲的本能,全力開發有機水稻種植面積。2016年他累計投入570多萬元,將“準有機水稻”種植面積擴大到300畝,并且倡導合作社的社員轉變觀念,發揮青蛙捕捉害蟲本能優勢,開發“準有機水稻”的種植面積。

產品是根本,品牌如生命。在商場、特色水產養殖方面打拼多年的孫武,主動與涴市工商所聯系,申請注冊商標。他的這一要求得到了涴市工商所的全力支持。涴市工商所安排專人幫助他向國家工商總局申請“荊滿搪”注冊商標。2017年,孫武正在向國家商標局申請,湖北省著名商標。

天道酬勤。松滋市鑫滿塘養殖專業合作社,2013年,2015年被涴市鎮委評為“先進專業合作社”;2015年,被湖北省農業廳授予“全國農業技術推廣科技示范戶”。2016年,松滋市鑫滿塘生態養殖有限公司被松滋市工商局、松滋市委精神文明建設辦公室、松滋市個體私營企業協會聯合表彰為“文明誠信私營企業”。這些榮譽紛至沓來之時,無聲告訴人們,孫武創立的松滋市鑫滿塘生態養殖有限公司,已茁壯成長,它必將成為涴市鎮一方老百姓走向新型農業的參天大樹。

 

?關閉? ?打印?

{ganrao} 海南椰岛最新消息 内蒙古快3形态走势3d之家 彩票江苏快3开奖号码 广西快三历史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官方开奖 海南七星彩app安卓版 股票有哪几种 舟山体彩飞鱼中奖技巧 天津快乐十分历史号码 信投配资 河南快三一定牛推测号码 pc幸运28吧 配资名片 股票涨跌怎么看红色 2012上证指数预测 甘肃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